大鹏卷帘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鹏卷帘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打车软件下月正式对接电调

发布时间:2020-01-15 01:19:19 阅读: 来源:大鹏卷帘机厂家

司机开车时“开小差”具体该怎么落实监管还真是个棘手的问题。青年报记者 张瑞麒 摄

上海市交港局昨天约谈“快的打车”、“嘀嘀打车”,率先在全国对打车软件施以组合拳整治,组合拳中的一条规定已率先落实,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将先与强生出租调度平台完成技术对接,3月底前,大众、锦江、海博等三家出租汽车调度平台的对接工作也将完成。对于这一系列组合拳,出租车企业、乘客都站在支持的一边。而两大打车软件公司也公开表示愿意合作,积极配合。

青年报记者 陈轶珺

[措施]

强生率先对接打车软件

继前晚市交通港口局出台三项措施对打车软件进行约束之后。昨天上午,市交通港口局召集强生出租汽车公司和“快的打车”、“嘀嘀打车”软件企业召开会议,3月10日,两家打车软件将率先与强生出租调度平台完成技术对接,3月底前,大众、锦江、海博等三家出租汽车调度平台的对接工作也将完成。

经过深入细致沟通,昨天上午的会议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快的打车”、“嘀嘀打车”企业积极响应,都表示愿意尽快完成技术对接。3月10日两家打车软件将率先与强生出租调度平台完成技术对接,3月底前,大众、锦江、海博等三家出租汽车调度平台与两家打车软件企业完成技术对接。

同时,“打车软件”约车业务纳入电调业务统计范围,承接“打车软件”约车业务车辆顶灯显示“电调”;为确保行车安全,对已载客运营车辆,屏蔽发送业务信息。

扬招乘客扫码仍可返现

嘀嘀打车相关工作人员回复,嘀嘀打车在发展过程中一直保持与地方政府的沟通,寻求在政府监管下健康有序地提供服务。在上海,我们已经与交港局接触和协商,将于近期率先与政府平台融合。

快的打车的负责人也表示将积极配合政府的整治行动。而为了继续抢占移动支付端,“快的打车”的支付后台支付宝迅速接招,并发起了支付宝钱包“请全国人民打车”的活动。根据活动的内容,乘客即便不使用“快的打车”订车,马路扬招同样可以享受和之前使用“打车软件”时同样的优惠。这样的优惠,司机只需开通支付宝钱包,并打印自己的二维码贴在车内,乘客付款时,只需扫描二维码就可以实现。目前全国大规模支持支付宝钱包扫码付的城市分别是北京、上海、杭州、合肥和武汉。扫码付,司机每天可以得5单奖励,每单10元;乘客每单得13元奖励,每天两单。

[声音]

乘客:监管当支持,加价应控制

交港局下重拳阻击打车软件得到了大多数乘客的支持,认为虽然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两款打车软件返钱的优惠政策让司机和乘客大呼过瘾,但出现的问题也给乘客增添不少苦恼。高峰时期不加价无车,司机忙着抢单忽视行车安全,但老人、病人、不使用打车软件等人群打不到车等弊端早已盖过了软件本身带来的便利与实惠。

“这个做法很赞成,自从有了打车软件,上下班高峰无论是拦车、电调,还是打车软件都叫不到车!拦车,路上都是疾驶的空车没人停。”网友“zhanghj”说。另一位网友“越洋_Young”认为上海管理部门的水平绝对一流:“钱马上烧完了,继续打车软件的混乱局面,不监管加价行为,只会普遍增加乘客成本。企业烧钱的便宜先让你们享受完,然后保护市场秩序,维持上海出租车的优良服务。”

但也有乘客认为,市场经济就该让市场来调节,政府监管过多不妥。

司机:监管存尴尬,执行恐误伤

出租车司机对于这条措施的执行力度并不太看好。“监管有难度,高峰时不用打车软件,如果司机还是照常用,交港局怎么监管?难道是在车内装监控探头?”一听到这条规定时,锦江出租的司机张师傅就对措施的可行性产生质疑:“的哥的工作好比放羊,本身受出租车公司制约并不多。天高皇帝远,要管理真挺难。”此外,司机们最为担心的是相关措施会误伤的哥,大众出租黄师傅说,“扬招不停算拒载,这个规定太苛刻了,的哥不停不一定是因为接了打车软件的单。现在大多数的哥的年纪都在四五十岁,有时眼神不好可能没注意。不问青红皂白就下板子有点不讲道理。”

还有不少司机都表示已经预计到管理部门会出措施治理打车软件。“乱象丛生,不遵守相应的规定。时间一久,问题一多,政府部门肯定会出面干预。”强生的哥葛师傅说,自己也用打车软件,但他却坚持反对拒载这种违反职业道德的事,“我乱来,你乱来,最后只能弄得大家都没饭吃。”

[瓶颈]

企业称目前遇到纠纷很难监管

记者从上海四大出租车企业获悉,自从打车软件返现后,各家公司的投诉量直线上升,但如何来监管却令经营企业“头痛”。“信息脱节,造成乱象丛生。”海博出租车相关负责人表示,安装软件的车辆数暂无法统计,监督更难。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出现投诉后,是非对错,很难认定。

“对企业来说,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监控。”强生出租的营运业务部经理周闻华告诉记者,目前凡是未使用强生电调系统,而是通过第三方“打车软件”的预约叫车引发的服务投诉,公司基本无法受理。他解释说,这是因为第三方“打车软件”不在公司的监控系统范围内,一般乘客物品遗失也难以查找,预约用车误点误时也不会理赔。“公司曾多次接到过乘客与驾驶员之间因使用第三方打车软件加价引起的服务纠纷,但因没监控,难以处理这类投诉,公司形象因此受到影响。”

周闻华坦承,打车软件出现后,一些司机和乘客之间的新型纠纷无法用原有的规范和条例解决。“没有相关规定可以参照,企业对司机的管理难度加大。”

投诉新纠纷

关于打车软件的纠纷主要分两种:

第一,根据打车软件运营方的规定,在使用打车软件完成10单生意后,司机不会获得额外补贴。收取现金或刷交通卡,就成为其首选支付方式。一旦上车乘客的网络补贴限额使用完,两者就会因既得利益不同而发生分歧;

第二,司机在营运过程中又抢到一单好生意而希望车上乘客提前下车。

名医汇

预约挂号怎么预约

医院就医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