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卷帘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鹏卷帘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昨天的百官百官渡的历史回望-【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1:09:39 阅读: 来源:大鹏卷帘机厂家

上虞是秦嬴政二十五年(公元前222),统一天下之后最早置县的地方,当时的县治就是今天的百官,隶属会稽郡,县衙就设在今天的龙山路人武部位置。唐长庆二年(公元822),上虞县的县治迁于丰惠,直到1954年9月11日还治百官,其间除了东汉王莽、隋开皇废上虞的一段短暂的时间(共212年),整整八百余年间,百官一直是上虞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据史料记载还可上溯2000年在置县前就有舜会百官,而且百官这里曾经是虞舜走马上任成为舜帝的地方,当时舜帝的明堂就设在今天的明堂弄内。在漫长的历史年代中百官有过灿烂的文化,光辉的人物。

《水经注》引《晋太康三年地记》记载:“舜避丹朱于此,故以名县。百官从之,故县北有百官桥。”《辞源》记载:“上虞今县名,地名虞宾。舜避丹朱与此。”《路史》说:“舜之支庶或食上虞。”清《越中杂识》记载:“虞舜子庶封于余姚,又封于上虞,从虞称国,故曰上虞……”东汉会稽人袁康、吴平所撰《越绝书》中,也多方写到会稽邻邑上虞百官曾为史前名都。

由于虞北潮涨潮落的频繁迭变,以及秦始皇的“焚书坑儒”,致使史前及春秋战国时期的许多文化都湮失或者埋汰在漫长的时光邃道中。其后随着县治的迁移,百官被地理边缘化长达一千余年,仅以一个重要的渡口而存在。

翻开明万历年间、清光绪年间编纂的《新修上虞县志》、《上虞县志校续》,除了写到百官有4000多年的人类活动史、2200多年的置县史、山川辖域变革史之外,以及虞舜、谢安、谢灵运、李光等影响过上虞历史的硕彦名流外,都无一例外地提到百官的“渡口”之名。

我从网上查阅有关渡口的解释,渡口(ferry)指的是道路越过河流以船渡方式衔接两岸交通的地点。或是有船摆渡的,过河的地方。包括码头、引道及管理设施。唐丘为《泛若耶溪》诗:“溪中水流急,渡口水流宽。”元贡师泰《朱仲文编修还江西赋此》:“瓜州渡口山如浪,扬子桥头水似云。”清沉复《浮生六记·闺房记乐》:“是日早凉,携一仆先至胥江渡口,登舟而待。”渡口是水上交通枢纽,在古人生活中居于重要地位。许多时候渡口关系到人的安危存亡,真正成为人生的关口。渡口是古代先民经常出入的地方,那里成为许多重要信息的集散地,先民的喜怒哀乐往往汇聚于渡口。从这个意义上说,渡口又是透视先民心灵的重要窗口。

我的想象中,百官据龙山舜江之险,地处浙东古驿道上的重要位置,最早的百官在历史上确实是扮演着渡口的角色,并以渡口出名的,古时的百官渡口在龙山头,就是今天的舜帝陵下。因为曹娥江分开了富庶的宁绍平原,从越州到明州,或从明州到越州甚至杭州,曹娥江始终是一条绕不过去的“天路”。

“百官渡”历来被官方和民间所重视,始终代代有人经营。上世纪三十年代初,上海滩金融大亨张啸林出资在渡口建造“林海第六亭”,题匾“薪胆亭”,意为上虞乃越王句践雪耻复国之地。墙上书“虞舜遗迹”四字,告诉后人这个渡口具有古老悠久的历史。渡口旁边建有观音殿一座,殿边又建有用以观潮的“务馆楼”,亭、殿、楼构成“百官渡”消失前的最后印象。与此同时,上海滩另一个金融大亨杜月笙也在对岸的曹娥渡边建起一座“月宝第一亭”,题匾“山水之间”,亭子秀气玉立,题词落落大方。两个亭子一东一西隔江相望,成为渡口令人回忆的最后一道景观。

对于“百官渡”,历代多有名人留诗或赋文寄怀,清代诗人王琖溯江游景,兴之所至,即赋《舜江晚渡》一诗以寄情怀,诗云:“夹岸青山江水肥,渡头瞑色上征衣。春潮暗落海门远,凉雨初来津树微。柔橹一声惊雁过,短篷三尺逐鸥飞。半边红处炊烟外,指点灵祠孝女扉。”从诗歌的字里行间,我们可以想象古城早春“雁过”“鸥飞”“江水肥”的自然景象。同是清代的诗人桑调元也曾作《渡百官江》一诗:“猎猎回风乱落霞,百官江上布帆斜。寒云半锁岩腰树,浊浪平淘岸脚沙。雨雪连朝迷客渡,涂泥一尺困牛车。莫嗟行路难如此,好就津头卖酒家。”这真是“好诗堪当歌,好酒堪当喝”、“一饮三五盏,行路不知难”。

由此可见当年“百官渡”船来船往的繁忙景象:冒着刺骨寒风渡船过江,在渡口酒肆沽一碗热乎乎的老酒,剁一碟猪肉牛肉或者撮一盘花生炒豆什么的,美美喝上一碗,暖一暖身子,然后该远足的远足,该回家的回家,该投客栈的投客栈。渡口每天就演绎着这样一些平凡而琐碎的生活故事,来来往往的人成为这些故事中的角色。千百年来就是这些来来往往的人,维系着“百官渡”春来秋去的沧桑史。

后来到了近代,特别是民国时期至解放初期,“百官渡”的渡口,还一度承担了车辆过往的任务。因为曹娥江是沪杭甬线的必经之路,凡经过曹娥江的车辆,都得通过“百官渡”的渡船,才可到达彼岸,所以渡口一直是百官比较繁忙的地方。

“百官渡”在历史上名声很大,曾经留下了深远的影响,1949年4月22日解放军解放上虞那天,就是从这个百官渡口强渡曹娥江,激战龙山头,解放百官全境的。为此9名解放军指战员永远留在了“百官渡”。

历代文人墨客对“百官渡”多有诗赋相传。北宋参知政事、抗金名臣、上虞人李光长年宦居外地,思乡之情却从未停息过,每每想到从家乡远足外地,对“百官渡”印象尤为深刻,晚年他曾作《百官渡》一诗,以表达对家乡的思念之情。诗云:“晓雨微茫水接天,隔江茅店有炊烟。杖藜独步沙头路,犹记当时趁渡船。”

我由此联想到我们的开朝祖先夏禹曾到虞北夏盖山治水患,就是从这个渡口凫水过来的。而不久之后的舜与拥戴他的部属来百官,无疑更是在从曹娥江那岸乘坐竹筏、木排过渡,来到曹娥江这边地方的。他们在百官会师后,马上开会,议政;忙完国家大事后,又在江边上茅蓬找了一块荒草凄凄的坪地,大家团团围坐,趁着月色,升篝火、啖渔肉、抚节放歌为乐,此景当如《晋太康三年地纪》所载“舜与诸侯会事讫,因相娱乐,故曰上虞”(“娱”与“虞”通用)的史实相符,从此在百官龙山留下了“舜帝座椅”的历史遗迹和一段千年佳话。

今天我们可以想象百官有史以来,江边,渡口,晓雾,一个六角凉亭,一艘驶离岸边的渡船,数棵杨柳依依,行人渐渐远去,送别的人久久伫立在江岸,遥望远去的亲人,或在夕阳西下的某个时分,驻足在凉亭下面青石台阶上,举目盼归。这是一个渡口所拥有的使命。古老的“百官渡”就在日复一复的希望与期待中,慢慢地老去,如今已在曹娥江上羽化成一座座凌空跨越的桥梁,不再续写“杖藜野渡”、“举桨裁云”的历史了。

因为“百官渡”相连十里龙山九个湾的古驿道,百官成了东往西来、南去北归客人的集聚之处,给百官带来了经济繁荣。过去的百官,曾以“市行”闻名,什么米行、布行、水产行、水果行、山货行、百杂行,林林总总,沿街沿河,列满了各式各样的店号商铺。旧百官姓氏之杂,在同类古镇中极少有见,那是因为迁居这里的人,多为行商之人,来自四面八方。他们在物流商贸过程中,有的看中了这里的环境宜人,风景优美,就定居了下来,成为这个部落中的一员。久而久之,小小一个百官渡口,托起了一个商埠,逐渐使得百官发展成为了浙东重镇。

可是百官的地理边缘化,让百官的人文历史在繁华的杭州、越州、明州周边城市中成为了多数行人的客栈,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走过路过,却没有把根留住。许多曾经的辉煌虽然有过耀眼的光芒,却也如流星杳无去踪。最后都黯淡在历史的长河中。百官曾经拥有的明堂弄、大马地、骑马石、活石头、龙山舜座、牛羊仓库、石塔、塘廊桥以及触目皆是的大舜庙、下庙、旌教寺、九浸寺许许多多寺庙庵殿这些极富文化底蕴的景地都先后消逝了。留下的至今还让人乐而道之的,也仅仅只是隐岭、舜桥、舜庙、舜井、龙王潭。古老并且美丽着的百官在很长的一段历史岁月里日复一日憩居在浩淼的曹娥江边,听暮鼓晨钟,看潮起潮涌……

刀塔来了下载

全民格斗争霸bt

众妖之怒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