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卷帘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鹏卷帘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出没111119-(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11:27 阅读: 来源:大鹏卷帘机厂家

“远风,高中不比初中,一定要更努力学,你才能保持第一!”正开车的母亲对他说。“嗯。”纪远风微微点头。正常的母亲在新学期的开学不是应该嘱咐孩子要和同学好好相处注意身体吗,纪远风想,可他还是沉默。

下车的哪一刹那,他看见了一个梳着高高马尾的女孩子,一个人骑着自行车,背着大大的背包。车后座还放了个大包,想必那是装行李的。女孩子轻巧的下车,一个人扛起了那个大包,走进了校门,马尾辫一晃一晃的。

她瘦瘦的身体好像有无尽的力量,整个人都发着光。

后来更巧的是,女孩竟然和他一样在高一一班,他知道了她的名字,陈朵,花朵的朵。

她学习不是特别好,但是文艺方面却特别擅长,会唱歌,尤其是周杰伦的歌。第一天的自我介绍,她唱了一首七里香。

站在台上,她眼睛里仿佛有光,自信从容的唱着,雨下整夜,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

有一句歌词是,你是我唯一想要的了解,对于陈朵,纪远风就是这样的感觉。

而现在,陈朵收了那么多封情书,纪远风都看到了,他很羡慕那个写情书的人,有那样的勇气,他连写情书的勇气都没有,更何况是像杜西泽一样站在她旁边,与她并肩说话。

纪远风从来没有想过陈朵会主动来找自己,她依旧是扎着马尾,眼睛化了眼线,调皮的微微的向上挑起。

“纪远风,那些情书都是你写的吧。”她直截了当的开口。

纪远风呆在那里,不敢看陈朵的眼睛。

“好,既然是你写的,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再写了,还有,别跟着我。”陈朵说完之后就气势汹汹的离开。

他不知道怎么办好,晚上偷偷的跟着她被她发现了,为了她他特地骑车绕了好几条街的远,只想看她安全到家。

而现在,一切都被拆穿,靠近她难道就那么难吗。

后来陈朵果然没有再接到任何情书,她以为纪远风那个书呆子终于识了趣,不再打扰她。

高中三年像一场梦一样飞逝而过,转眼就到了各奔东西的那天。纪远风四处打听陈朵填了什么志愿,最后从她的闺蜜简小雅那里知道,她报了A大。那一年的高考状元却去了一个二本学校,这在那所重点高中里一直是个迷。

纪远风决定,陈朵在哪里,他就在哪里。

简小雅也来了A大,纪远风觉得很亲切,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学校看见熟悉的人,那种感觉,相信经历过才会懂。

“纪远风,我和陈朵一个寝室!”简小雅冲他高兴的说。“那太好了,你要多照顾照顾她,她很怕冷,你们最好少开窗,还有……”纪远风不怕麻烦的一一跟简小雅说着。

简小雅的眼神里有落寞,脸上却始终笑着,不时的点头。纪远风这个傻子,他还不知道陈朵已经和杜西泽在一起了,不过不在一个学校而已,但也只是做公车几个站的距离。

她和陈朵是闺蜜,陈朵什么情况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了,她安静内敛,陈朵张扬自我,就像肆无忌惮开放的野百合。可是陈朵的家境却不好,父母都是摆小摊的。所以这样,陈朵更努力,更努力,才能让自己看上去轻松的毫不费力,高傲的像只白天鹅。

在女寝楼下,纪远风又默默的护送陈朵回了寝室,她好像又瘦了一点,不再梳着马尾。一头微卷长发,涂着艳丽的口红,一举手一投足之间尽是风情。

她要进大门时,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回头看了看。纪远风来不及收回的目光就恰巧对上。

四目相对,陈朵脸颊有点红,像是喝醉了酒。然后她笑了,放声大笑。“纪远风,你个傻子,走,陪我去喝酒!”说罢就拉着纪远风跑了起来。

已经是很晚,学校的大门已经关上了,要想出去,只能跳墙。陈朵拉着纪远风到了一堵矮墙的前面。

趁着月色,纪远风觉得两个人像私奔。

陈朵是个爬墙的能手,脱了高跟鞋,三下两下就翻了过去。“纪远风,快过来,顺便把我的鞋拿过来。”陈朵大喊。

他看着墙,有些不知所措,当了二十年的乖宝宝,哪里翻过墙。可是陈朵要他过去,他心一横,先把陈朵遗落的高跟鞋扔过去,自己又努力的爬过去,眼看就要成功,看见陈朵的坏笑,纪远风知道陈朵又要耍什么花样。

她一直是那么调皮的女孩。眼看要屁股落地的纪远风,陈朵把自己的高跟鞋跟对准,放在了那,只听“啊”的一声惨叫。

陈朵笑的乐不可支,他揉了揉屁股站起来。

“你可真笨。都四年了,还是那么笨。”

自从那天的事情之后,纪远风终于觉得自己和陈朵的距离变近了。他知道陈朵每天晚上都会去酒吧唱歌,所以很晚才能回学校。

他每天晚上都去陈朵唱歌的酒吧,点一杯恋人听陈朵唱歌。她还是那么爱唱周杰伦的歌。多年以后的纪远风回想起舞台上的陈朵,光芒四射的过分,她唱着,我一路向北,离开有你的季节,再想想,或许,这就是他们命中注定的结局,她是注定要离开的那个人。

或许日子会这么平静的过下去,但现实却总是截然相反。

杜西泽来找他了,高中时代的杜西泽风靡全校,一双桃花眼电倒了许多女生。

现在的杜西泽,满脸的颓废,还有着青色的胡茬,头发明显很久没有修剪过了。他约纪远风到了爱微咖啡厅。

“你喜欢陈朵对吧,可她现在是我的女人了。”完全的开门见山,杜西泽的眼神闪烁着贪欲。

纪远风看了看杜西泽,这就是陈朵喜欢的男生吗,他会不会欺负她,她会不会受苦。

“没错,我是爱陈朵。”纪远风毫不迟疑的回答,他现在已经不是那个胆小的男孩,已经能独当一面,除了在陈朵面前还是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陈朵那个女人嘛,我早就玩够了,想让给你不是不可能。”刚说完,杜西泽的电话就响了,“欣儿宝贝,我马上就回去带你玩,别生气,乖。”纪远风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现在只想一拳打在杜西泽的脸上,为什么要伤害陈朵,为什么不珍惜她。

杜西泽挂了电话,“你拿五万块来,我就放了陈朵。”

纪远风终于忍不住,一拳打过去。“告诉你,这一拳是替陈朵打的,还有,钱,我会给你,麻烦你离陈朵远点,滚的越远越好!”

纪远风把五万块给杜西泽打了过去,钱是他这一年做兼职开发游戏赚的,本来是以后攒着给陈朵买房子的。因为她说过她想要个家,有一个大大的落地窗,有一只可爱的拉布拉多……

出售二手反应釜二手反应釜价格

超铖倾斜式螺旋输送机生产不锈钢螺旋给料机价格优惠

四川柴油加油机速满SUMAN车载小型柴油加油机静音柴油加油机

宣城MPP塑钢复合管型号指内径还是外径&

立式沙子打包装袋机小型沙土装袋机

大型洗砂机菏泽移动型大型洗砂机工作原理

回转式格栅清污机价格江苏回转式机械格栅除污机

锐凌耐高温涡街流量计两线制涡街流量计dn500涡街流量计

车辆洗消烘干中心非洲猪瘟防控车辆洗消烘干系统厂家直供质量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