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卷帘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鹏卷帘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8号文影响调查非标暗保汹涌

发布时间:2020-03-26 17:45:11 阅读: 来源:大鹏卷帘机厂家

[导读]与政策刚刚落地时的舆论预期相反的是,非标资产不仅未被大多数机构所排斥,最近一个多月来反而在市场间呈现出炙手可热的行情。

实习记者 松壑

本报记者 杨颖桦 北京报道

8号文(《中国银监会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下发距今已有一个多月时间,但是其给银行理财和同业业务所带来的影响仍在持续发酵。

8号文中广受业内关注的规定为,理财资金投资非标准化债权资产(下称“非标资产”)的余额在任何时点均以理财产品余额的35%与商业银行上一年度审计报告披露总资产的4%之间孰低者为上限。

该规定意味着,不符合这一指标的银行要么将分母——理财资产及总资产的规模扩大,要么需做减法,将非标资产从理财账户中抛除。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绝大多数的银行并不希望就此放弃理财业务中的非标资产,而更是希望通过“做加法”的形式将分母做大。

而值得注意的是,与政策刚刚落地时的舆论预期相反的是,非标资产不仅未被大多数机构所排斥,最近一个多月来反而在市场间呈现出炙手可热的行情,不少银行均表示,可收“信托受益权”、“定向资管计划”等非标类资产。

对此,某股份制银行人士透露:“这与各自银行的不同情况有关,有些银行的自营资金和风险资产额度比较充裕,而非标类资产如果有银行兜底,那么对风险资本的占用又小,自然会成为不错的资产。”

同时记者获悉,目前银行仍然会采用各种暗保开展通道业务,这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券商资管与信托在通道业务规模增量上可能受到的影响。

与之相对应的是,业内对于自营资金投资信托受益权等非标资产的监管预期亦在不断加强,目前已有部分银行开始对表内的非标资产开展自查。

无独有偶,央行在5月9日发布的2013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开辟专栏,专栏指出存续银行理财产品3.1万只,资金余额 6.7 万亿元,同比增长 64.4%,而其中超过半数均属于资金池理财产品,并存在五大风险,需要进一步规范。

如此,8号文出台后,为了应对,非标资产购买方、转表方、相关通道机构、监管层上演了一幅多方主体彼此合作、博弈以及谨慎观望的景象。

狂揽非标资产

8号文出台时,较多的观点认为,其所规定的规模上限,或让理财资金投资非标资产超出额度限制的部分银行不得不将非标资产从理财账户中“掏出”,而这也可能影响同业市场间非标资产的供需情况。

但同业市场间非标资产供求关系的现实却与市场预期相去甚远,非标资产买卖竟至一度成为卖方市场,不少银行都表示,目前长期收购信托受益权、定向资产管理计划等非标资产。

福建地区的某合资银行就是多家购买各类非标资产银行中的典型。记者从该行人士处获悉,截至3月末,该银行所购买的非标资产规模已经突破了200亿元,而目前,其持有的非标资产规模又进一步膨胀。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同业间炙手可热的“非标”资产,均需有相关银行或资产管理公司为其兜底,而购买该类资产的机构,其自营资金和风险资本额度也较为宽裕。

“这和我们之前没有开展理财业务有关,”该银行人士表示,“直接通过自营资金收购兜底资产,一方面是运作效率较快,另一方面对风险资本额度的占用较少,只有20%。”据了解,目前该银行并未开展理财产品等业务,这或为其单方面收购各类兜底型非标资产留下足够空间。

但值得一提的是,据上述人士介绍,8号文落地后,市场中优质的非标资产变得更加紧缺,而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或在于8号文要求各银行禁止为非标资产背书。

8号文的第八条规定,商业银行不得为非标准化债权资产或股权性资产融资提供任何直接或间接、显性或隐性的担保或回购承诺。

“如果银行不出函(担保或回购),那市场对非标资产的购买意愿就要大打折扣,没有函就入表,意味着要占用100%的风险资本。”前述合资银行人士透露。“不过也有一些比较激进的银行仍然敢出函暗保。”

与此同时,部分计划出售非标资产的银行也并非受到8号文影响所致,“和8号文没关系,我们卖的受益权是躺在表内的”,正在计划出售非标资产的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告诉记者。“出售只是为了调整资产负债结构”。

和前述购买非标的合资银行相类似的是,今年3至4月份,平安银行的多地分行也加入了收揽非标资产的大军。而截至记者发稿前,南京银行北京分行、中国银行深圳分行仍表示,将长期收购信托受益权、资产管理计划等非标类资产。

互买与过桥

“不得超过理财总额的35%以及资产总额的4%”,8号文所划定的两条红线,迫使非标资产超出监管上限,而暂时又无法将分母做大的部分中小银行陷入窘境,它们不得不选择做“减法”,将非标资产“搬家”。

但是部分受访银行认为,在诸多机构收资产的市场中,直接出售非标资产似乎又显得“弃之可惜”。

“单就资产质量来说,非标资产还是比较安全的,而且收益也很高,不然银行也不会接,而如果直接卖掉,肯定也划不来。”东北地区某城商行金融市场部人士坦言“毕竟前期项目的筹备、操作、交易都是需要运作,这其中不仅仅是资金成本,还有不可量化的交易成本。”

为了让非标资产的收益截留在银行内部,不少银行选择用自营资金接盘理财账户中的非标,但是如此操作的问题却也不小。

一方面要涉及理财账户和自营账户间的对手交易,涉嫌客户资金和自有资金用途的混淆。另一方面,非标资产转入自营后,银行将计提100%的风险资产,这会对风险资产额度构成较大占用。

“债券的自营、理财间交易也被禁止了,非标就更不用说了。”某股份行西南地区分行人士表示。“我知道有的银行敢这么操作,反正我们是不会的。”

为了将非标资产从理财账户中挪移出来,同时又能规避自营、理财对手交易的嫌疑,同业市场中逐渐衍生出“互买”和“过桥”两种模式。

“一般情况下,可以再寻找一家或多家额度超标的银行,商议好价格,然后互相购买对方理财账户的非标资产。”东北某城商行资金运营部人士告诉记者。“这样不但解决了对手交易问题,而且互相购买彼此银行兜底的非标债权,能够让风险资本的占用降低至20%。”

另一种模式则是过桥,即寻找一家第三方机构,如券商资管或信托计划作为通道,进而实现非标资产从理财到自营过户转移。

“这种方法和‘过券’类似,不过比较麻烦如何解决风险资本占用问题。”华东某城商行人士称。“如果作为投资,找不到互买行时,我们才考虑这种方法。”

“对于非标资产而言,多数已经借过了信托和券商的通道,再找这类机构过桥就是通道的通道。”该人士指出,“但如果能够找到额度充足的银行再做兜底方,支付千分之三左右的费用,风险资本一样可以少提。”

暗保续延

受8号文影响的,还有近年来快速增长的信托和券商资管业务。受制于信贷规模的管制,以及监管套利需求的存在,信托、券商资管等机构一度成为银行理财资金投向实体经济的通道。

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一季度末,信托业资产规模达到8.73万亿元,仅仅3个月内的增长便达1.26万亿,其中,通道业务为主的单一类信托占比接近70%。

与之类似的还有“异军突起”的券商资管,其年初资产规模就已超过2万亿,为去年同期数据的7倍,有业内人士对此指出,其中80%均为以银证合作为主的通道类业务的虚增。

“信托、券商之所以甘愿为银行做通道,收取较低的手续费,肯定是想冲规模。” 8号文刚刚出台时,深圳地区一位券商资管人士告诉记者,“但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项目的资产负债两端都掌握在银行手中,通道不承担风险。”

“如果银行不承诺兜底,而我们还只收如此低的费用,这业务肯定是没法做的。”彼时,该人士指出。而正是由于8号文要求银行停止对非标类资产提供担保和回购,让不少业内人士担心通道业务的开展会因此条款而受到制约。

如今政策落地已一月有余,记者却在调查中发现,信托和券商资管的“通道业务”似乎并未因8号文而受到过强影响。而这或与银行尚未在信托受益权等非标类资产操作中停止暗保不无关联。

“银行肯定还是要出函,所以业务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北京地区某资管部经理透露。“按理说,我们刚开始也怀疑是否会受到影响,但无论是业务量还是操作上,直观感受到的变化都不明显。”

在北京地区某信托经理看来,近期信托的通道业务本来就呈趋缓之势,但难以判断是否因8号文所致。“我觉得和8号文关系并不大,主要的原因还是券商资管等机构抢走了一些市场份额。”该经理说。

“只要银行出了暗保函或回购函,甲方还能继续做。”东北地区某券商资管人士亦表示,“现在接到的项目都是有银行兜底的,否则哪个敢接啊。”

而有业内人士对此认为,这或与监管执行中的尺度把握有关。

“短期之内还不能有太大变化,比如一些资金池对接的项目,如果由于暂停出函而导致项目资金无法延续,势必会造成融资方资金链断裂,本来没有风险的项目也会因此有了风险。”东北地区某城商行资金运营部人士认为“想必监管层对这些问题也是明白的,而所谓不能出函,更多是表明了一种监管态度。”

上述福建地区合资银行人士亦表示“虽然8号文禁止,但是不少做法比较激进的银行仍然敢于对非标进行各种明暗保。”

“暗保是私下里的协议,只有相关方了解,监管层对此方法进行限制的可操作性不高,更多是需要机构自律。”上述北京地区资管人士表示,“不过一旦出现问题,一些兜底的暗保协议能否在法律上生效,也是当中的不确定因素。”

自营监管预期趋紧

一边是非标资产交易和理财暗保的激流暗涌,另一边是监管层及部分银行或已提高对相关业务风险的重视度。

本报记者从前述合资银行人士处获悉,该行目前已经暂时停止了对非标资产的收购,同时对自营资金投资非标类资产进行业务自查。

“主要是由于之前的规模增长太快,目前规模已经达到几百亿了。”该人士透露,“自查的内容主要是检查资产质量、合规性以及核对资产负债情况,我有听说上海地区有几家银行也在自查。”

无独有偶,平安银行武汉地区人士亦表示,该行已暂时不再收非标类资产,但是其并未透露停止该业务的具体原因。“我们一直都是配合综合的管理,原因有很多吧。”该人士称。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记者截稿前,南京银行北京分行、中国银行深圳分行仍表示“可以收购非标类资产”。“每家银行的情况都不同,只要有额度和资金就可以购买吧。”南京银行北京分行人士表示。

与此同时,市场间对于自营资金投资非标类资产的监管预期已在酝酿。“我们也很关心自营资金投资非标类资产未来会有变化。”上述东北地区城商行资金运营部人士表示。

“限制了理财资金,下一步应该就是同业自营。”一位民生银行北京分行人士猜测,在其看来,银监会规范自营资金投资非标资产只是“时间问题”。而银监会有可能会对自营资金投资非标类资产实施细则监管也存在多种可能。

“直接禁止自营资金投资受益权类资产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各个银行现在都在做,监管层要权衡各方利弊。”该人士表示,“但是很有可能会像8号文类似,作出一定的比例限制,同时计提拨备更多的风险资本,但即使这样,对业务的影响也是极大的。”

而某国有大行人士认为,只要保持非标资产规模的适度性,便不至于在可能到来的监管政策中过于被动。“目前不少银行的总行都在拿同行做比较,对类似的业务进行调整自查,以防枪打出头鸟。”该人士说,“监管政策肯定要参照各个银行的实际情况和可操作性。”

IgA肾病可以预防吗

肺病专家李晓荣咳嗽变异性哮喘如何治疗

在上海灰指甲的治疗要花多少钱

男性不育是怎么造成的,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医生回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