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卷帘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鹏卷帘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汉宜铁路沉降被疑源于设计缺陷

发布时间:2020-10-17 02:37:35 阅读: 来源:大鹏卷帘机厂家

汉宜铁路沉降被疑源于设计缺陷

作为沪汉蓉铁路的一部分,汉宜铁路近日曝出“沉降超标”事件,引起公众对铁路安全的关注。交付使用前的铁路潜江段路基路面的30%出现沉降超标,究竟有无质量问题?在水网地质条件上修建铁路,是否存在“桥改路”的设计变更?  网曝“质量门” 数公里铁轨拆了“返工”  11日晚,一篇微博称汉宜铁路潜江段浩口镇南湾村高架桥9日下午发生3处坍塌事故,引来大量网友围观。据了解,汉宜铁路是沪汉蓉高铁的一部分,全长291公里,设计为武汉与宜昌的城际铁路。  12日上午,汉宜铁路的业主单位沪汉蓉高铁湖北公司通过当地媒体公布了他们的官方回应,称“汉宜铁路潜江段未发生高架桥和路基坍塌事故,网络和媒体报道失实”。回应中还表示,目前汉宜铁路正在按照规定进行验收,经过检测、评估和专家评审,汉宜铁路潜江段路基部分指标未达到验收标准要求。为确保工程质量,公司正组织施工方采取工程加强措施。  出现沉降超标的路段在潜江市浩口镇境内,记者沿着正在施工的路基走了2公里多,沿线的枕木、铁轨已经全部拆卸到路基下面,路面上全是碎石。上百辆大型施工车辆正紧张施工,远处的路上还有不少工程车辆正在进入整修现场。一位潜江本地负责施工的人员告诉记者,去年年底这段路出现过沉降。“去年那次是分段整修的,开始说修半个月,后来修了近1个月,快过年才修完。”  里程7.2公里沉降超标路面超过三成  据调查,汉宜铁路于2009年9月动工,原计划2011年底建成并投入运营。去年“7·23”事件后,建设方推迟了通车时间,按照新的日程安排,去年底开始进行静态验收,发现了沉降超标问题。  中铁12局这次承担的是“汉宜铁路站前工程4标”,总计73公里,其中高架桥路面50.1公里,路基路面22.9公里。官方称问题里程累积7.2公里,占到路基路面的31.4%。  业主方沪汉蓉铁路湖北公司解释说,并非两次出现沉降超标,而是验收不达标后,去年底对其中1.2公里路段进行了加固试验,近期发现并不能解决问题,又对7.2公里全部采取更加到位的管桩加固措施。工程承建方中铁12局副总经理孙圣杰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铁路路基有一个正常沉降范围,一般是每月沉降不超过3毫米。“我们目前是静态验收,在验收过程中发现这段路出现沉降超标,除去沿线桥梁和涵洞,累计问题里程达7.2公里。”  一位从事轨道交通设计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沉降超标对列车运行有很大的安全隐患,容易导致高速运行的列车“跳车”脱轨。另外,路基有一定沉降,在工程中属于正常现象,但是超标超过7公里,超标路段在30%以上,“还是比较严重的”。  不过,沪汉蓉铁路湖北公司介绍说,去年10月,第三方中科院武汉岩土研究所对汉宜全线141公里路基工程沉降进行评估,其他路段均达标。  “桥”缩水成“路” 一公里可省下1000万  现场采访时,一些施工工人向记者透露,发生沉降超标的一带过去是个面积不小的湖,后来慢慢干了成了良田,软基土层比较多比较厚,所以其实更加适合修建高架桥铁路。  随着采访的深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包工头来电告诉记者,问题路段进行了“桥改路”:原设计是修高架桥的,但是要缩减开支,后来改修路基路面。由于这一带软基比较厚,而修路基路面时对此预估不足,所以出现了沉降超标。  对于修改设计方案一事,中铁12局方面表示“不清楚”,同时他们称,在勘探、设计、施工、监理、业主等多个环节中,施工相对是弱势单位,有些问题不便说明。孙圣杰向记者表示,他是专门从总部来处理这个问题的,此前施工过程的问题并不清楚。业主方沪汉蓉铁路湖北公司对此予以了否定。该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部门负责人表示:“施工单位入场时的设计方案就是路基、不是桥,根本没有‘桥改路’的事情。”  但有关人士对记者透露,这一段原先设计是高架桥,当时,一是由于要控制铁路“桥隧比”,二是要缩减开支,就改成了路基路面。这位人士说,一公里高架桥耗资约6000万元,而一公里路基路面不到5000万元。“但是目前这样折腾下来,这段路基路面的开支肯定已经高过了修高架桥的开支。”  根据我国铁路工程实施规范,如果要修改原设计方案,一般是施工过程中环境条件有变化,客观上要求修改;业主方出于运营、资金、管理等考虑,主动提出修改要求;还有一种原先设计发现有问题,必须修改。记者向施工方提出查看问题路段整修方案等相关书面资料,至记者发稿,也没能看到这些材料。  谁来负责?需要反复论证  沉降超标究竟是设计的先天不足,还是施工过程存在问题,又或者是工程监理不负责,接受采访的多位人士都表示,“目前尚不能给出定论”。记者致电工程设计方中铁第四勘察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当初负责该项目的副院长手机一直关机。  湖北省铁路建设领导办公室主任王祖建表示,责任最后由哪一方承担,问题究竟有多严重以及可能会追究谁的责任,都需要专家组反复论证分析。“这需要做大量取证调查的工作。”目前,汉宜铁路沉降超标的DK164至DK175路段正在进行管桩加固。  现场一位王姓负责人介绍,管桩的密度是每隔2米一排,每排5到6根,每根深20到30米不等。“以这个密度整修好后,可保安全。”  正如不少网友说的,“沉降超标”所幸发现在通车前,有机会进行弥补。但是“所幸”背后也让人不免有些担心:铁四院是工程设计方,铁四院某公司则是工程的监理方,在工程项目中,设计与监理两方究竟需不需要回避?据介绍,按照规定程序,汉宜铁路此次沉降问题整改完毕后,需通过专家评审,再进行包括联调联试在内的动态验收,所有程序全部通过并合格后才能正式开通。

ib教育

alevel一对一辅导

ib考试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