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卷帘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鹏卷帘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的爱情品了蜘蛛的毒-【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6:06:31 阅读: 来源:大鹏卷帘机厂家

隐隐的期待

奈儿走进实验室时,见到了四只眼睛。两只年轻的,两只年老的。年轻的那双眼睛对着奈儿眯了一下,然后唇角含笑,你就是新来的研究员吧,我叫文修,是张教授的老助手。

奈儿朝他礼貌地点头,然后看向张教授,六十出头的年纪,却眼神锐利,精神矍铄。只是似乎性格有些怪,见了她招呼不打,只是面无表情地从老花镜后瞥了她一眼,就捧着玻璃匣子出了门。

匣子里是一只蜘蛛,体型比一般的大得多,隐约能见到腿上的绒毛,背上的斑点鲜红如血。文修热情地递来一杯水,介绍道,匣子里的蜘蛛是黑寡妇的一种,毒性非常大,是世界八大巨毒生物之一,被它咬一口,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就会毙命。之后,他又赞赏地对奈儿说,没想到你一个女孩儿敢来参与这种研究。奈儿笑笑,她觉得这个叫文修的男子睿智而又儒雅,并且温柔体贴,有着成熟男人内敛的光芒。

这之后,奈儿便不由自主地对文修有了一种隐隐的期待,还把这种期待不知不觉地变成很多明显的暗示。譬如向他请教问题时,身体会有意无意地靠近他;譬如文修生病感冒时,她会跑去很远的药店,把药买回来送到他的手上。

可是,文修却对她的靠近视而无睹,用善意的笑容把她对他的好化解得了无痕迹。这让奈儿既困惑,又难过。

他为什么要避开我

一天,张教授把一些资料落在了家里,叫奈儿下班后到他家处理一下。这是奈儿第一次见到了张教授的妻子若蓝,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女子,有着清丽美好的容颜,却不幸瘫痪在床,只会用嘴巴说说话。见了奈儿,若蓝唇角一牵,苍白的脸上现出一丝笑容,你是实验室新来的研究员吧,年纪轻轻就这么能干。

奈儿谦虚地笑笑,问了好,然后就到书房的电脑前忙开了。张教授不时从门外经过,在屋里来回奔忙着,有时拿着一杯牛奶,有时拿着一本杂志,奈儿还听见他在房间里给妻子读报的声音。

离开的时候,奈儿特意到房间里跟他们夫妇告别,看见张教授正在给妻子喂粥,许是粥的温度不对,若蓝喝了一口就吐了出来,湿了被褥,却丝毫没有歉疚的意思。张教授尴尬地看了奈儿一眼,然后不声不响地去了厨房,还从阳台拿回一床被褥,小心翼翼地把若蓝抱到隔壁的床上,把被褥换了,再小心翼翼地把若蓝抱回来,放到床上。

奈儿看了,有些感动,她没想到表面硬冷的张教授,在妻子面前会那么温柔体贴。她甚至不由自主地想,如果文修对她那么好就好了。她想张教授也是一个好人,对自己妻子体贴入微的男人,坏也坏不到哪儿去。

市里生物协会要举行一次座谈,本来被邀请的是张教授,却在最后一刻指派奈儿和文修,叫他们代他去。奈儿听了,隐隐地有些欣喜。然而跟往常一样,文修表面上跟奈儿有说有笑,实际上却和奈儿刻意地保持着距离。在展览馆门口的台阶上,奈儿不小心崴了一下脚,下意识地去扶旁边的文修,却扑了个空,文修闪开了。奈儿又疼又委屈,终于朝文修大吼:“你什么意思啊?就那么讨厌我吗?”文修的表情僵了一下,眼里的忧伤一闪而过。

那次座谈会,奈儿一直心不在焉,不时侧头偷看文修的脸,视线不小心遇上的时候,文修赶紧慌乱地躲开。奈儿的心里就更疑惑了,她想文修是喜欢她的,不然不会在彼此靠得那么近时故意地躲开,却又忍不住关注着她。可是,他为什么要避开她呢?

惨烈的过去

实验已经接近了尾声,而奈儿还不知道张教授到底在研究着什么,问文修,文修说他也不知道。

周一,奈儿被张教授叫到了办公室,张教授在一阵长久的沉默后问奈儿,你很喜欢文修吧?奈儿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双颊绯红起来。张教授继续说,我看得出来你很爱他,他似乎不大愿意接受你,如果真是这样,你也不要强求,强求只能带来祸患。恰巧文修在外面敲门,奈儿心神恍惚地开了门,文修有些尴尬,看着她,想说什么,还是把话吞回了肚子里。

一周后,张教授死了,是被蜘蛛咬死的,奈儿亲眼看见了那个情景。当时他们三人在实验室里各自忙碌,电话响了,文修接过,说有人找张教授,张教授接过电话,刚把话筒放到耳边,就“哎呀”一声惨叫,然后浑身颤抖地瘫软在地。奈儿赶过去,看到张教授身边有一只被拍扁的黑寡妇尸体。文修把张教授扶起来,着急地朝她招手:“他被蜘蛛咬了,快去把血清拿过来,要马上注射!”

惠州市白癜风医院

合肥哪一家医院看白癜风靠谱

全球哪个干细胞好

脸上有白癜风还能用化妆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