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卷帘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鹏卷帘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们的烂尾青春

发布时间:2020-07-13 12:29:06 阅读: 来源:大鹏卷帘机厂家

扎西拉姆多多,女,原名谈笑靖,生于1978年,广东肇庆人。《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即网络热传之《见与不见》,曾经一度被讹传为仓央嘉措的作品)的作者,著有《当你途经我的盛放》《喃喃》等作品。

Dear Helping:

今天是周末,有点热、有点懒的周末。在这阳光灿烂的日子,我的心仍奇怪地漆黑一片,但是还能感觉到油头粉面的你,还记得我们一起看过的电影里的这句台词吗?所以决定给你写一封信。

你知道吗?从我家的落地窗望出去,是两栋烂尾楼;我现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外,也是两栋烂尾楼;这番光景让我不禁想写一写我们俩的烂尾青春。对啊,两个惨绿少年在热情即将被点燃的岁月里分开,于是青春就那样生生地被搁置,永远没办法完成,却也不可能推倒重建,谁能给青春一个说法呢?那些又寂寞又美好的青春。

首先我向你坦白,决定要学小提琴,只是因为周华健的一首《不愿孤单一个人》,我觉得间奏部分用小提琴拉一定很棒,常常孤单一个人,在房间里想象那个美好的情形。后来跑去跟我妈说,学音乐能够提高智商、陶冶情操云云。我妈对我的智商和情商一向没有信心,所以很快就同意了。教琴的老师说最好两个人一起学,我需要先找一个和我同样有追求的人,然后你就出现了。我忘了当时究竟是怎么说服你的,更加不知道你到底有着怎样的抱负,只是记得你爸给你买的那把琴竟然比我的高档很多。那一天我开始怀疑,父母对我的人生到底有多重视,我认为自己的前途一下子渺茫起来。多年之后,当我在电影里看到麦兜向麦太要一台电脑,麦太却给他带回来一个电饭煲时,我深深地理解麦兜的怅然和忧伤。

但是,仍然要感谢我们的父母没有去揭穿那个我们故意忽略的重要事实从15岁才开始学小提琴,其实已经晚了12年。于是后来的那3年,从人民南路到青泰里,才有了那两个孤单又骄傲的身影,影影绰绰,骄傲得有点荒唐。

最荒唐的莫过于那个每次经过都要上前来搭讪的陌生小子,他总是故作熟悉地上前,然后满面堆笑地向我们打招呼:嗨!又去弹小提琴啊?贝多芬哦! 为什么不告诉他,小提琴是拉的,而贝多芬是弹钢琴的呢?也许那时候,我们都只忙着骄傲了。

直到今天,我身上还有这种青春后遗症越寂寞越骄傲。不同的只是,那时候为了满足骄傲选择孤单,选择不与任何人类比;而现在,开始为发现了终其一生,不过都是一条孤独的路径而感到骄傲。那时候,再孤单也还有你来见证;而现在,再骄傲也没有谁能欣赏了。多么残忍的人生。

这些年近乡总是情怯,尤其当你不在。如果你在,你一定会明白那种无言,因为一切都已经改变,而人们却仍把记忆停留在你离开之前,你没有办法把离开后的岁月一一铺陈,也懒得一再把离开前的日子绵绵复述,最后只剩无言。如果你在,你一定不会追问,我也不必搪塞,我们只需要坐20分钟的船回到松涛,在那个幽暗破败的咖啡厅喝上一杯劣质的速溶咖啡,一切就都化成云烟了。

忘了是哪一年开始,我们每一年春节都会来到这间冷冷清清的咖啡厅。是13岁吧,那个青春痘加青春肥的年纪,那时候还没有小资这个词。而当时代终于赶上了我们的步伐,我们就显得恶俗了,我们只好去喝王老吉。在22年前,我们可以放心地喝着咖啡,放心地做着幻梦,我们总是说:等我长大了,我要忽然之间,我们就长大了,还来不及好好畅想一番。

记得那时候,我们说如果有一天我们有了2000块钱,就要从肇庆打出租车到广州买一包广州腊肠回来。那是我们能想到的最肆意、最无聊的花钱方法和最奢华的幸福。后来的人们更有想法,他们说有了钱买豆浆要一次买两碗,喝一碗,倒一碗。

最后真的有了钱,你结婚、买房子、卖房子、又买第二套房子,还要救济没有钱的我我们都知道,没有哪一辆出租车,能够载我们回到咖啡厅的那个角落了。当你偶尔觉得不够幸福时,希望能够想起,我们那包幸福的腊肠。

最后,送你半阕词,顺便告诉你,我爱你如昔:

二十年江湖常为客,都付与风吹梦杳,雨荒云隔。昨夜重逢深院里,一种温存由昔,添多少周旋形迹。

祝好!

谈笑

禹城工服定制

阜阳定做职业装

莆田工服订做